人民币为何对内贬值对外升值?认清人民币的危机!

自2005年7月21日汇改以来,人民币兑美元从8.27升至今天的6.07,升幅近30%,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国内物价八年来的持续上涨,以肉禽蛋菜为主要统计的CPI物价指数近年来保持着平均3%的年增长速度,而以房地产、收藏品为代表的资产价格则涨幅惊人。常有人质疑人民币缘何对内贬值,对外升值?

我们首先了解一个金融学名词:M2广义货币供应量,它是指居民储蓄存款、企业存款及流通中现金的总和。简单的说M2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某一时刻已发行所有的人民币综合。这个数字在朱镕基总理卸任时(2003年)为22万亿人民币,而至温家宝总理卸任时达到了97万亿,时至今日这个数字在2013年11月定格在107万亿元。货币供应总量增长近5倍,直接造成了通货膨胀的产生。试想一下每个中国人钱包里都多了五倍的人民币,那么任何资产价格出现5倍以上的上涨都是可以理解的。

我们再来看另外一组数字,为解释货币供应M2与经济增长GDP之间的关系,经济学家们往往用两者之间的比值进行分析。2003年中国这一比值是1.58,而今天这一数字已经超过2.7,这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明货币发行的速度已经脱离了实体经济的增长速度,更从另外一个侧面反映了人民币超发的严重性。有人会好奇作为全世界经济霸主的美国货币供应是什么情况?至2012年末,美国广义货币供应量为10.2万亿美元,按当时汇率折合人民币为63万亿,而当年美国GDP总值达到15.6万亿,M2/GDP比值0.65。看到这里,多数人会像疑问人民币外升内贬一样,质疑这个世界的货币体系到底怎么了,难道不断施行量化宽松的美国连中国都不如?抛开这个问题不谈,至少有一点是没有错的,中国已成为全世界第一大印钞国,截止2012年末全球M2余额高达366万亿,而中国占到了其中26.5%,但让经济学家更忧虑的是中国每年新增货币供应占到了全世界的50%以上,这意味着中国M2占比全球还在提高,而中国国民生产总值GDP仅占全世界的9.5%。

我们还是回到中国,分析一下中国M2广义货币总量的107万亿是如何由来的。货币的发行与供应由中国人民银行(央行)负责,那么如今膨胀的人民币就是从这个地方一点一点”印”出来的,而“印”的方法在中国主要有三个,其中让我们最直观的就是印钞机日夜不停整版整版地印刷,但这个方法无论在速度上还是数量上几乎微不足道,央行发行货币最终还是要依靠另外两个方法:银行贷款和外汇对冲。银行贷款就是指商业银行向贷款人提供的贷款,比如我要买套100万的房子,假设首付30万元,按揭贷款70万元,那么我向银行申请的70万元贷款就形成了新的货币供应。各位一定会想如果这样银行贷款没有节制的话,货币总量就毫无极限了,因此央行在这个过程中施行存款准备金率及货币总量控制,存款准备金率是指根据商业银行的存款余额上存至央行一定比例的存款准备金后,剩余可作为贷款向贷款者发放的控制办法。而央行在统计过程中通常选用某一时点(比如季末、年末),这样一来就有了具有中国银行特色的一幕,那就是每到时点各家银行抢、挖、拉、保的全民总动员,因为存款多了,因为下个季度贷款额度就会多了。说到这里再回到刚才的案例,我向银行申请的70万元贷款去哪里了?贷款银行会将这70万存入开发商的银行账户,这样就形成了派生存款,由增加了存款余额,周而复始又会形成新的贷款额度,因此央行的第二个控制办法就是施行货币供应的总量控制。你猜中国M2的供应总量计划是什么时候制定的?告诉大家,我们是每年三月两会期间制定,例如2013年两会李克强总理关于全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2013年广义货币M2总量增长控制在14%,这就意味着2013年我们要在存量97万亿的基础上再印近14万亿的人民币。

说完了银行贷款,再讲一下外汇对冲,截止2013年第三季度,我国外汇储备余额已达到3.66万亿美元。我们来描述一下外汇对冲如何造成M2增加:假如某企业通过进出口贸易赚取了1美元,那么拿回国内的时候就要到银行去兑换成人民币,相应的这1美元就归银行所有,我们成为“外汇占款”。由于我们国家实行外汇管制,作为各家商业银行大管家的央行就会发行对应的人民币将1美元对冲掉,把1美元划入国家外汇储备,而按照汇率发行的6.07元人民币给了商业银行。现在再看这3.66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换句话说,我们107万亿的M2中至少有25万亿是美国人替我们发行的,何况当年的汇率还是8.27。

我们终于弄清了如今庞大的人民币存量是从哪里来的,而它给我的经济生活带来了什么?2003年两毛钱一斤的菠菜已成为历史,动辄千万的房地产让多数人望尘莫及,玛瑙蜜蜡和田玉的炒作,古董字画黄花梨的追捧。在经济学里有个小比喻就是台风来了,连猪都能飞上天,国内各项资产价格的上涨与大家的投资眼光无关,而是建立在国内M2无限膨胀基础上的,这点是需要国人警醒的。说到底价格问题的本质就是货币问题,各位回忆一下便知,过去十年间,翡翠和钻石谁涨的多?红木和黄金谁涨的多?

钱印多了,而经济增长跟不上,对内贬值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我们回到中国货币供应量的事实:朱镕基总理卸任时为22万亿人民币,而至温家宝总理卸任时已突破100万亿,在这里并不想探讨过往的货币政策,但总之如今濒临危机的人民币不是天灾。

相信到这里,你会对下面两个问题产生极大的好奇。一是我们为什么要印这么多人民币,然后经济增长却越来越乏力?二是对内贬值的人民币为何又对外升值呐?别着急,听我一一道来。在解释之前需要我们先把1998至2012年这十五年单独筛选出来,分为1998到2002年和2003到2012年两段,而其中的2003年是分水岭,什么分水岭?从国退民进到国进民退的转变的分水岭。自2003年起我们采取相对宽松的货币政策和稳健的财政政策,这意味着银行开始“放水”了,而能从银行得到低成本贷款的主力军是政府和国有企业,民营企业融资渠道不畅,个人住房或消费贷款占比微乎其微,因此过去的十年金融体系成功完成了国进民退的事实,树立了难以撼动的利益集团,也直接促使了地方债务平台庞大的债务关系,更滋生了社会腐败和政府寻租。说一组简单的数字大家也许就会更明白,在过去十年里,广义货币供应M2保持着平均16%的增幅,政府财政收入却保持着每年25%的增长,国有企业利润年均增长接近20%,而城乡居民可支配收入年均增幅的10%,这就称为收入分配,新一届政府收入分配改革的矛头直指这种被诟病的蛋糕分配方式,而面对的困难我不说你也能想到。

那钱越印越多,为什么经济增长却越加乏力呢?原因在银行贷款的去向,在国进民退的大背景下,政府和国企的资金运营能力极大程度上决定着中国经济的增长。先说政府融资,受制于政治体制和考核体系,直接决定了政府投资重视短期经济拉动,爱搞政绩形象工程和先借钱先上马的特点,这十年脱颖而出的民营企业有很大多数是和政府投资牢牢的拴在了一起,民营企业养成了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习惯,而政府投资成为了市场的主导,债务窟窿越捅越大。再说国企,国有企业多数专注于自己的行业,关注的目标是市场占有率和资源垄断,与民营企业相比对提高资产效益或者创新发展凸显动力不足,当近年钢铁、煤炭等陷入全行业的衰退时,国有企业又将生存的希望寄于政府的身上。换个更简单的说法,在我国政府始终同时扮演运动员和裁判的角色,民营企业只能辅助配套产业或下游资源,聪明的站在大树底下好乘凉,正是这种畸形的竞赛关系决定了经济增长效率将逐渐走低。说到这里,你应该深刻体会十八大纲领最重要的十二个字:“政府的归政府,市场的归市场”,未来中国的经济增长的基础将是建立符合经济规律的市场机制的政策红利的释放,前提是改革得到成功。当然还有一个小小的却又不得不提的原因,就是国人的高储蓄率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社会资金的流动性,降低直接融资比例,增加了以银行渠道为主的间接融资规模,但基于医疗、教育、养老处处是缺口的社会保障缺失的现状,高储蓄率在中国是在合理不过的事情。

翻过头我们再谈谈为什么如此膨胀的人民币还在对外升值。我要从温家宝总理卸任前最后一次出访欧盟谈起,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的欧盟总部温总理谈到,他在任总理十年对欧贸易有两件事始终感到遗憾,一是对华军售未能解禁,二是始终未能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这段谈话在根本上揭示了3.66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和人民币对外升值的尴尬,作为政府当然不希望持有那么多美联储印发的基础货币,而希望通过贸易方式获取中国发展过程中亟需的资源和先进技术,中国有的是钱,但架不住别人不卖,军售是最好的借口。因此也造成我们庞大的外汇储备只能零零散散的在非洲、大洋洲和南美洲购买矿产,要不就动辄百亿美元的减免贫困国家的债务以换取联合国内的国家支持,到最后还剩下的大量外汇储备只能购买美国政府发行的国债,今日我们成为美国的第一大债权国不是主动形成的,而是被动的没有办法。聪明人看到这里就会想我们要是和美国一样,能把人民币像美元一样花到全世界,甚至让所有国家成为咱们的债权国,我们岂不就可以不用忧心国内通胀了。说了这里大家可能也就明白为什么美国的M2只有10.2万亿美元了,美元可以通过对外支付的方式向全世界输出,而保证起在量化宽松的同时不造成其国内的通胀。关于人民币能否实现国际化的问题,我们要看到一个国家货币的国际化是需要强大的经济实力做后盾的,当市场经济地位不被认可和承认的时候,在由美国主导的全球货币秩序下中国的突围显得尤为困难。美国是推动人民币汇率升值的发起国,试想当中国利用其汇率优势和廉价的生产力成为世界工厂中最重要的环节,保持了30年贸易顺差的中国已经积攒了3.66万亿的外汇储备,这意味着我们持续在向国际市场兜售商品,而对于全世界来说就是贸易逆差的形成,也就成为人民币升值最重要的外部压力,因此本币的对外升值不仅是美国政府的主观意愿更是全球贸易环境的客观要求。当然人民币升值如果作为货币战争的一部分,给我们造成的后果就是当年输入性的通胀因汇率升值用于留在了中国国内。

基于以上林林总总的叙述,我想阐述个人的几个观点,以供参考,不妥之处还望指正。

(一)人民币发行速度减缓。中国的人民币超发时代将结束,以时间换空间的可能性较大,货币供应量M2增速会在2020年前逐步低于当前GDP增长速度,但这一前提是新一届政府实施的经济改革能够成功,结构调整促使经济增长可以健康持续。

(二)通货膨胀预期稳定。经济的稳定发展和人们的生活幸福离不开对通过膨胀稳定的预期,货币发行速度的减缓将极大有助于控制物价增长,在另一方面将对房地产在内的各类资产价格的泡沫进行挤压。对于未来十年,以房地产为代表的投资行为应十分谨慎。

(三)改革的方向。清晰的认识到新一届政府的改革总旨即是“政府的归政府,市场的归市场”,而配套改革的三大措施即是“金融的改革,人口的改革和土地的改革”,最终的表现形式就是产业结构的调整以促进中国经济可以继续持续、稳定、健康的增长。

(四)人民币国际化困难重重。人民币在主动尝试与俄罗斯、东南亚、日本甚至是欧盟地区建立一定数量货币互换协议,但想跨过世界经济霸主美国成为国际货币是不可置信的。货币战争是没有硝烟的战争,但对人类造成的伤害是几代人都无法承受的,但愿我们的政府不再犯错误。

(五)中国未来十年最大的危机。如果你深刻的理解了人民币,你不仅能够理解通货膨胀和国际货币战争,更应该指导A股在全世界股票市场走出次贷危机的同时,陷入长达六年的熊市的深刻原因。中国未来十年最大的危机就是人民币本身,而它的表现形式有可能是政府债务崩盘、房地产价格的崩溃或者产业结构调整和政府改革的失败,面对有可能发生的危机,我们至少应该居安思危,未雨绸缪。如果非要定义个危机的时间,那就是人民币结束升值的那一天。

这种文章越写越觉得要把人民币危机真正讲清楚,还需要讲太多东西,不是一句两句话能说清楚的,比如我们如何减少货币供应也能促进经济,比如经济改革的阻力问题,比说贫富差距和马太效应,比如政府投资在经济促进中的角色转型,比如人民币的利率问题,比如人民币的汇率前景,比如中美的货币战争,比如地方政府的债务,也比如危机会以何种方式出现,更比如我们该做些什么。我觉得自己还是抛砖引玉吧,把这些东西供大家先来讨论吧。

Posted in Nonsens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